解忧小九九

妹子和李晨哥哥还真是很有缘分呀!

电影之夜

走红毯,妹子气场好强呀好有气质!!!💜💜💜

哎呀!妹妹笑的好甜啊~
哥哥是不是也被妹妹的笑容感染了呢?
看你对妹妹的宠溺💚💚💜💜

爱你💚💚💚💜💜💜辛苦了,枫妹

福利文二

这时身边的王秘书在外面匆匆忙忙的跑进来,人没到声音先到“邬总,查到了栗夫人的位置了!查到了!”

刚刚还一脸苍白的自责自己的邬童,一听查到栗梓的位置了。整个人马上蹦哒了起来,跑过去激动的抓住了王秘书的肩膀激动的喊道:“真的吗真的吗?在哪里在哪里?在哪个地方?”

才站稳身形不到两秒的王秘书,只觉的肩膀上一生疼。皱了皱眉,大眼睛更是无辜瞅着自己肩膀上被两只骨节分明昂贵的手捏的变形的西装。苦瓜脸开口道:“……那个那个,邬总你先放开我哈。。。疼疼疼…”

激动的邬童哪里还顾得上王秘书的叫疼?

俊脸一拉“哪个位置?快说!”冰冷了6年的男人在此刻让人冷的发毛,刺红的桃花眼死死的盯着王秘书。

王秘书一个哆嗦,吞了吞口水忍着肩膀的不适回道:“夫人她不在洛杉矶她在美国洛杉矶公路旁的一个地方叫丹麦小镇上”边说还从西装里掏出一张照片恭敬的递给早已冷静下来的总裁“这是夫人现在居住的房子!”

邬童紧绷的神经浑身一松,一滴泪更是毫无征兆的划过脸庞(他害怕再次听到他们口中说出还没有你的下落。)伸出修长的手顿了顿,颤抖的手才接过王秘书递过来的照片。

王秘书有点于心不忍,还是实话照办的说了出来“……夫人身边还有两个人。”

抚摸照片的手一紧,松开。眉眼微抬,反复的折磨着手上无辜的照片“男的女的?”语气中的寒冷更是出卖了他的不安;

王秘书脖子一缩心想:(真怕你老知道了,会不会直接开除我?)想是这样想还是罩资料上回答道:“男!”

吃醋的邬某人眼神冰冷一眯,咬牙切齿嘀咕道:“男的!很好!小栗梓你好样的啊?”

“哈?你说什么?”王秘书挠着脑袋,疑惑问道;

“没什么!名字呢?”邬童整了整神色问道;

“额,查不出来。”王秘书小心翼翼的道,内心os(😱看来今天是自己的退休日无疑了,要不自己辞职吧?至少自己的幼小的心灵还能好受点。。。)

“嗯?查不出来?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叫他们给我查!立刻!马上!我想知道对方的名字年龄什么时候出生!都给我挖地三尺的查出来!”刚还冷静的邬童像着了魔一般怒吼道;

还沉浸在脑海里决定要不要辞职不干的王秘书,被邬童的吼声吓回了魂。他从来都没见过邬童这样子,除非还有什么事是自己还不知道的。

皱了皱眉眼,走到邬童的面前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吗?能让你在办公室这么疯狂失态?”虽然办公室里有隔音效果,但不得不防呀。万一门被人推进来怎么办?

知道自己刚刚的失态,邬童很抱歉的看向王秘书“没什么”闭了闭眼让自己的神经冷静一下,过了一会,才睁开眼时,他眼中再无波澜;

王秘书对上邬童眼里的歉意,有点错愕。可就在他愣神的时候再想看清楚时,邬童已经恢了复以往的神色。。。

王秘书挑了挑眉,仿佛刚刚邬总眼里的歉意是自己的错觉?

“王秘书!帮我订一张去美国的机票,越快越好!”语气中的急切加上马上就能见到她的喜悦,让多年来憋太久的委屈再一次得到了上天的眷顾。

王秘书哪里还耽搁,立马走出了办公室去打电话安排……

过程不重要,请飘过………………安排好一切后已是下午的3点半。

“没最早班机了吗?”邬童皱着眉冷声问道“叫我的私人飞机来。”

王秘书恨不得此刻就敲晕了邬童这个冷漠的总裁!!!(内心想法:那不是怕您老身体吃不消吗?三天没合眼的你?我怎么敢让你上飞机呢?开玩笑!要是你一命呼呼了?我该怎么像我家那老头交代呢?)最后呢……王秘书不怕死的对着邬童做了一个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摊手!”

那表情有多么讨厌òᆺó就有多么欠揍!!!

他知道王小迪这是在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心里感觉一暖。一转身,桃花眼看向透明的玻璃墙看向外面的楼底下的路人“下去忙吧,我想休息会。时间到了,你再过来叫我。再不走我就考虑一下,要不要换个秘书?”

“诶!?别别别,别呀。啊哈哈……要是没什么事吩咐我,我这就先回去处理别的文件。”边说边飞快的退了出去。

邬童的眼神淡淡的一撇“算你小子还跑的贼快!”

……………………………………

…………………分割线………………

美国洛杉矶隔壁丹麦小镇上在一座5楼层一间不算大的美式套房内,一大一小正安稳的搂在一起睡觉。这个安稳美好的画面让人不想破坏,可偏偏就有人非打电话过来作死。

栗梓不想起来接电话,于是把自己亲爱的儿子踢了起来嘟喃道:“去,去接电话。”

睡不饱的小奶包半眯着眼做起小身板,听着急促的铃声小奶包不满的诅骂了一声。

看向自家妈咪一眼,嘴角一抽(妈咪你这四脚朝天的睡姿,宝贝儿子也是不敢恭维呀~)扭动了一下身子,才不情不愿的下了软床去接电话。

不等对方先说话,奶声奶气冷冷道:“神经病呀!有事明天再说!不知道我们在睡觉吗?”说完小奶包直接挂断了电话,打了打哈欠,想走回被窝里睡觉时💤又怕是哪个不怕死的蠢货再打电话来打扰自己。于是直接按了关机键。。。

睡梦中的栗梓迷糊糊的问道:“是谁呀?”

“一个白痴”小奶包吐出四个字,才美美的睡过去。

“额?白痴?管他呢!睡觉💤”栗梓抱紧身边的儿子才满足的睡去。

这边打电话的人愣了几秒,班小松拿开手机嘀咕道:“怎么是个小孩接听?”重新看向手机里的号码“没错啊!这个号码是栗梓的呀!”再次把手机贴近耳朵时,对方已挂机。。。

令班小松接受不了的是,对方一个小孩竟然骂自己是神经病?

班小松是谁呀??

哪那么容易就放弃,于是再按绿色键拨了过去…………只听手机服务器人工传来:“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嘟嘟嘟…”

班小松整个人都石化了,于是才拨通了远在美国尹柯的电话哭诉道;

“喂,尹柯。”班小松朝电话那头哭诉道;

尹柯接起电话一头雾水,“小松,怎么啦?”

“尹柯,我竟然被一个小孩骂成神经病!哎呦,我哪里像神经病了!”班小松

尹柯嘴角一抽“活该!诶?不对。小松,我这里可是凌晨四点了。你就因这一点才打电话来跟我哭诉的吗?小松,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啊?”

“诶,对不起>人<。那,我不打扰你了。尹柯,你睡吧。我就只是来寻求一下您老的安慰嘛?哎呦~我不活了,你们一个个怎么如此这般对我!!哼!我挂了!”

尹柯眯着朦胧的睡眼,无奈的看着手机摇了摇头笑道:“认识这傻货,也是醉了。”

看着太阳☀慢慢的升起,尹柯的睡意也没有了。起身、洗漱出来后走到阳台边看了看“空气真好!”拿出钱包夹里一张照片。

照片中一个小女孩笑的很灿烂很调皮的搂住一个害羞的小男孩“栗梓,原来我们小时候就认识了呀。”尹柯看着看着就笑了“你在哪呢?过的好吗?有没有好好吃饱睡暖呢?我去了好多好多地方,都没遇见你呢。答应你的事,我好像没做到。怎么办?我失约了。我还在寻找你的路上奔波着,我现在就在美国丹麦小镇上。你会在这里吗?”

太阳☀一点一点的升起~~

小奶包准时七点半起床,洗漱完毕后屁颠屁颠的跑去做起了早餐。

“咦?面包🍞没有了?”子童朝里屋喊到:“妈咪?面包没有了!我出去买,很快就回来。”

“好,那妈咪再睡会。小心点哦!”栗梓在床上懒羊羊嘱咐道;

“好~”小奶包一身休闲装优雅的出了门,走过两条街就是面包店了。

一位老奶奶和蔼可亲的打理着刚做出来各式各样的面包。

小奶包见还是老奶奶一个人辛苦的看管店里,便走进面包店奶声奶气熟悉的打招呼“早上好啊奶奶。”

“早。面包吃完了吗?”老奶奶见是子童小朋友,笑呵呵的聊了起来。

“嗯,吃完了。奶奶做的面包就是好吃!”子童笑眯眯的接过话。

老奶奶听完笑得合不拢嘴,走过去摸了摸小奶包的脑袋问道:“你妈咪没跟你一起过来吗?”

“让妈咪再睡一会!”小奶包说道;

“真乖!想吃什么面包,奶奶给你免费!”老奶奶

“哇⊙∀⊙~谢谢奶奶,祝奶奶生意兴隆哦~”小奶包开心的像个小猫🐱

“哈哈哈,好好好。”老奶奶

小奶包接过老奶奶手里的面包,刚转身要走的时候拿出一百块偷偷的塞进奶奶的口袋里。走出门口时又转了回来,小手拉了拉老奶奶操劳多年的手奶声奶气叮嘱道:“不过,奶奶要注意多休息哦~”

老奶奶笑呵呵的回握了小奶包的小手,点了点他的小巧鼻回道:“好好好,回去吧。路上慢点哈~”

“好嘞~奶奶再见。”小奶包奶声奶气挥手告别。

老奶奶见小奶包走了,笑呵呵的才转身走回原来的位子发现口袋无缘无故的多出来了一百。无奈的叹了口气,嘀咕道:“这小家伙……唉~”

走过第二条街,小奶包觉得有点不对劲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他有第六感很强,感觉有人在跟踪他,“不对,快回家!”

就在他想快步走回家的上一秒,下一秒面前却出现了一个人。

小奶包不急不躁的站直了背,桃花眼不动声色的看着来人慢慢的走近自己。

“小朋友,你妈妈叫我过来接你。”贩卖人口;

“哦,那麻烦叔叔您了!”小奶包镇定自若的回道;

贩卖人口抱起小奶包就走,可就走在另一个街道时,尹柯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过来。

小奶包灵机一动,就在尹柯经过自己的身边时,子童小身子往他面前一倒。

尹柯吓了一跳,下意识伸出双手过去接。

小奶包嘴角一勾,摊开双手抱住了尹柯的脖子奶声奶气好委屈喊到:“爹地,你怎么这么久才来接您的宝贝儿子呀!”

贩卖人口一惊,但没有要走的意思。他观察了好久,这个小朋友身边只有妈妈一个没有爸爸的。

尹柯一懵,“哈?爹地?”挑了挑眉看清小孩的面容,刚想开口否认的(你认错人了。)

小奶包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是的,赶紧口型道:“他是人卖贩子”

尹柯抬起头瞥了满脸胡渣的大汉一眼,又低下头不动声色的口型回道:“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栗子童,5岁半。”

聪明如尹柯,第一个想到的是(这种事竟会在美国让我遇到。。。)眼神一下子冷了下来,抱紧小奶包转头看向贩卖人口道了声“谢谢你了,儿子我就在这接走了。我老婆那,我跟她说就好。”

“这……”人贩还想阻止,说点什么却被尹柯打断了。

“怎么?还有事吗?”尹柯就是个笑面虎,看着还不走的人贩问道。

“没有没有没有,竟然他爸爸来了,我就先走了。”人贩

“来,子童。跟叔叔说声再见!”尹柯

小奶包扬起小手,礼貌挥手“叔叔再见!”

(妈呀!真是一家人啊?)人贩子低着头,灰溜溜的走了。

小奶包觉得这个人好亲切,从小到现在还没被父爱抱过的子童鼻子一酸。小手更是抱的紧紧的,不肯下来。小脑袋更是在他的成熟洁白的脖子蹭了蹭。

感觉到脖子痒痒的,尹柯哭笑不得调戏道:“坏人走咯?可以下来了吗?”

小奶包有点窘迫,撒娇道:“哥哥,我累。送我回家好吗?”

尹柯也不知道为什么,拒绝不了这个小朋友。摸了摸他的脑袋“好,可是不许叫我哥哥哦!要改口叫我叔叔哦~”

“那你家,在哪里呢?”尹柯问道;

“天使👼,5楼502号”小奶包如一回道;

尹柯一笑,“好巧,我也住在那。我在506号房”

“哇~真的吗?那我可以找你玩吗?”小奶包惊讶又惊喜的问道;

“我拒绝。”尹柯很嫌弃的拒绝道;

小奶包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耷拉着小脑袋失望、难过。

小家伙的转变脸色,尹柯全看在眼里。

小奶包不死心问道:“拒绝的理由?”

尹柯认真看了看小奶包“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个很欠揍的兄弟,这个理由可以吗?”捏了捏他的小鼻子一笑回道;

听到是这样的结果,小奶包的脸一黑。伸出小手拍开捏着自己小巧鼻的手,炸毛般的从他身上滑下来傲娇的吐槽道:“我这么可爱帅气有灵气!哪里像你兄弟了?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尹柯哭笑不得摸摸鼻子,看着才不到6岁的小家伙在陌生人的我的面前这么傲娇自恋的。。。其次就是班小松了吧?

可这九分九的样貌太像他了!可这性格嘛……咋那么像班小松那么自恋臭屁呢?

呵呵……

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

尹柯看了看时间“行行行,小家伙,你最可爱最帅气最灵气。那,叔叔我送你回家好吗?”

“那…走吧。”小奶包丧气转身走在前头。

尹柯嘴角一勾长腿一夸,大手牵起小奶包的小手并肩走…………

小奶包感受着自己的小手被大手包裹着的温暖,难过的表情被笑容添满。

电梯里

小奶包望着快到楼层的数字,小心里一空。桃花眼再一次亮着希望的灯看向他问道:“哥哥,没事我可以找你玩吗?”

尹柯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可以,随时欢迎你。小不点,要改口喊我叔叔了。”

“耶~”小奶包兴奋的一蹦一跳回到家,觉得漏掉了什么又回头大喊道:“哥…”

在开门的尹柯,“嗯?”了一声。

“额…帅叔叔,下午记得来我家吃午餐哦”说完,生怕他拒绝了一样立刻关上了门。

“……”尹柯无奈又好笑看着已经关闭的门,(小家伙,我还没答应呢?你就这么给我定了?)

…………………分割线

本来说好昨晚飞往美国班机的某人,却像了忘了?

其实呢?

邬某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批文件,三天没合眼的他最终抵不住困意睡着了……

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才醒来。。。。。。

睡懵的他,第一句话是“美国到了吗?”

王秘书想笑不敢笑的回道:“没呢!邬总,你还在中国的大地呢。”

“备车!回家!”邬童

“好的”王秘书

路上……

邬某人空洞的桃花眼望着车窗外的后退的大树, 淡淡开口“叫我的私人飞机,先等候在花园!”

“好的!”王秘书

回到别墅,邬某人把全身冲洗了一遍,整理完毕才走出客厅吃早点。

“邬总,沙婉小姐来了。”王秘书

邬童一顿,放下餐具(内心嘀咕道:她来干嘛?)“嗯,知道了。”

等王秘书退下了……

邬童才慢悠悠的擦了擦嘴角,起身出去迎接大明星沙美人。。。“呦~大明星这是什么风把您吹来我这了?”邬童一改往日的冷漠,幽默的调侃道;

沙美人白眼一翻,啧声道:“啧啧啧,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啊?”

邬童一笑“好久不见。”

沙婉看到这个许久不见的真人,还是有心动的感觉。虽说每天早上的杂志上都有看到他,可是往往都比不过见一次面的好。

“不给我一个好久不见的拥抱吗?”沙美人撇嘴道;

“大明星是不怕绯闻吗?可我怕。”邬童实话实说。

沙婉“切~”了一声,眼神快速的闪过失望“你家这么大,记者干进来吗?”说完,沙婉直接把邬童抱了个满怀。

邬童好笑,敲了敲她的脑门“我这算不算被女大明星非礼呢?”

“我还真有想非礼你的冲动,邬总裁你会心动吗?”沙美人暧昧的眼神调戏的看着他,反问道;

邬童闻言不动,转移话题道:“进去说,你今天没行程吗?怎么来我这?”

沙婉就知道他会转移话题“嗯,我想休息一段时间,所以过来见一见你这个大忙人咯?”

“那我是该感动呢?还是哭呢?”邬童

“切~”沙婉

走进客厅,沙婉才疑惑的问出口“你要出远门吗?私人飞机都招出来了。”

邬童的脚下一顿,转过头来看着沙婉“去美国一趟,有些事想弄清楚。”

“哦,要不要我帮忙?美国那边也有我认识的人脉…………”

邬童出声打断了她的后话“不用,我那边都安排好了。”

“那,祝你成功。”沙婉不知道他的方向,所以只能笑笑的祝福道;

“要喝什么?”邬童问道;

“你不是知道吗?”沙美人反问道;

“口味还没改吗?”邬童挑眉,他记得以前她不喜欢喝的咖啡☕,硬学着说要喝他。

“习惯了就改不了呗~”沙婉深情的看向他。

“别怎么深情的看着我?我吃不消。”邬童开玩笑道;

“切,我才不会重新喜欢你。”沙婉

“那最好!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应你!”邬童

“我有那么可怕吗?”沙婉不满的撇撇嘴“你老竟然有事要做,那我就不多坐了。”

“嗯。”邬童也不挽留,在她上车前叮嘱道:“路上小心点。”

“嗯,会的。”沙婉坐在车里,犹豫了一会还是问了出来“邬童,栗…梓她还没找到吗?”

一听,邬童抬起头看向天空“应该快了。”

………………分割线

栗梓刚整理好想出门寻找儿子怎么去那么久时,小奶包就推门进来了。

“哎呦!我的宝贝儿子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呀?担心死我了,妈咪抱抱。”栗梓紧张的心终于落地了,因为她今天的两只眼皮一直在跳。

小奶包在自家妈咪的大白兔上暖暖的蹭了蹭“妈咪~我今天差点再也见不到你了。”语气的恐惧再也伪装不了了。

栗梓的心一紧,赶紧问道:“怎么啦?还有人欺负你吗?不怕不怕,妈咪在呢!”转移话题鼓励道:“我儿子是谁呀?那可是人见人爱的小花朵呢!是妈咪的优雅小绅士呢。不哭不哭啊”心疼的抱着儿子亲了亲安慰道;

小奶包害羞的喊了声:“妈咪~”

“哇~我家宝贝还会害羞啊?真少见啊~”栗梓惊奇的发现,无情的嘲笑道;

“哼╯^╰,妈咪~我不想理你了。”小奶包说完直接走向厨房。

“啊哈哈,别啊。跟妈咪说说,在路上发生了什么?”上一秒还乐呵呵的嘲笑儿子,下一秒却是一脸严肃的问起了儿子这么会这么晚才到家。

小奶包坐在餐桌上,把刚才自己经历的事重新陈述了一遍。

如何去卖面包回家的路上遇到人贩再到自己的冷静反应聪明的处事抱着路过的陌生人叫爹地才安全的回到了家。说到这个陌生男子,小奶包自卖自夸的吹捧了他是如何如何的沉稳厉害。包括他家就住咱们家的隔壁506号套房……等等。“为了要感恩他,我下午请他来咱们家吃中午饭。”小奶包闪着灰不溜秋的桃花眼看着妈咪;

听完后的栗梓差点往厨房拿菜刀,但看到宝贝儿子好好的坐在对面滔滔不绝的讲话。炸毛的心一软,在心里默默地下了决定。以后儿子出门,自己下次一定要跟儿子一起出门才行。

“那你知道他的名字叫什么吗?”栗梓摸了摸儿子的头问道;

“……额,忘记问了。”小奶包顿时语塞;

栗梓好笑的捏了捏他的脸“那我们吃完,去他家正式的道个谢吧。”

“好~”小奶包开心的吃着早点。







 

知道那个人是尹柯后,栗梓会做出什么反应呢?
邬童又怎么办呢?







😂😂😂😂抱歉抱歉怎么久才更





喜欢就看哈~




文字比较单一,不喜勿喷